菜鳥集運香港自提點頻道 > 縱論

快評 | 評“最難辦事科室”,為政就該讓羣眾閲卷 | 長城評論

來源: 長城網  伍裏川
2020-11-18 18:47:12
分享:

 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 伍裏川

  如何提高基層相關部門服務意識,解決“門難進、臉難看、事難辦”等頑疾?重慶市南川區從制度入手,開展了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活動,以具有行政審批和行政服務職能的近100個科室作為評議對象,每季度評出10個最難辦事科室。相關評議共設置了“冷、懶、推、亂、貪”5項指標。其中每一項都進行具體化,辦事企業和羣眾容易“對號入座”。此舉顯示了地方政府加強作風整治的決心,“家醜外揚”的意識令人刮目相看。

最難辦事科室評選活動的宣傳板。

  評議或評選,向來分高下,列出後進、末位的,多為慣例。但評選“最難辦事科室”,形象生動,入木三分,是呼應民意、接地氣的表現,是用老百姓的語言、老百姓的視角,對政府部門辦事作風、辦事效率予以不留情面審視的鮮活方式。

  近年來,多個地方推出類似舉措,引人關注。例如,近日,在浙江省麗水市縉雲縣2020年項目推進點評會上,縉雲縣縣委、縣政府給當地兩個懶政怠政單位頒發“蝸牛獎”;2016年5月,江蘇省泰州市向“懶政怠政”亮劍,公佈首批“蝸牛獎”獲得者名單,12個部門(單位)被公開曝光。這些新政的共同特點,是評議走羣眾路線,讓羣眾參與評議。羣眾打的分作數,羣眾的評價可以“即插即用”,立刻在評議結果中展現。

  在重慶南川區,羣眾參與評議主要是通過兩種方式,一種是羣眾作為服務對象、市場主體業主等利益關係羣體組成定向評議名單庫,向其中1000人發放郵寄評議表進行定向評議。另外一種是通過《南川日報》和“陽光重慶網”發佈評議表,開展抽樣評議。這樣做的好處是羣眾參與性強、便捷,且視野開闊。

  人民羣眾成為基層部門科室的“閲卷人”、裁判員,是一種創新,也是對固有、老套考評方式的重建。那種關起門來,對各個部門進行內部評議的做法,很難吸收外界的看法,也就很容易失真、缺失公平與客觀性,早就過時了。內部評議打高分,外界評説不看好,這樣的反差現象由來已久,充分説明閉門造車式評議機制需要改良。其核心路徑就是讓羣眾加入“評審團”,由羣眾給出基於調查、體驗和分析得出的意見。

  羣眾對政府部門辦事態度、辦事效率有非常直觀的感受。部門辦事作風優良,雷厲風行,羣眾就獲益;部門辦事作風差勁,拖沓傲慢,羣眾就受苦損利。逼着羣眾開各種奇葩證明,一件小事就讓羣眾“跑斷腿”,窗口人員刁難、怠慢辦事羣眾,諸如此類,至今仍在現實層面上演。而羣眾對此也不會“無動於衷”,尤其是處於網絡時代,網民更是善於用辛辣幽默的方式與某些部門的不正之風、錯誤的用權意識博弈。

  評估主體與評估對象的利益關係越直接,評估結果所反映的客觀事實就越真實。正因羣眾洞悉箇中弊端,羣眾打分,能夠打中問題的“七寸”,施加前所未有的壓力,讓政府部門人員“難受”、痛悔。“如坐鍼氈、寢食難安,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。”曾兩次“上榜”部門辦事人員的話折射出羣眾“閲卷”的威力。這也倒逼政府部門建立科學正確的權力觀、服務觀,以民之所向為努力方向。

  羣眾評議喊響多年,關鍵看是不是能真評議、真亮醜、真糾錯、真革新。嘴上喊羣眾評議,實際上還是“自娛自樂”為主,這種虛頭巴腦的事過去幹了不少,當戒。兩相對比,重慶南川經驗、麗水縉雲經驗、江蘇泰州經驗值得檢驗、總結與推廣。

關鍵詞:最難辦事科室,評選,行政服務責任編輯:裴妥